欢迎访问【中文世界最大的政治反对派百科全书】本站目前已经收录位为公民社会建设贡献过力量的民主人士的百科词条,并保持状态持续更新。
公民 >>所属分类 >> 良心犯   

王志英

标签: 暂无标签 编辑/添加标签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廣場活碑 > 人物誌 > 王志英
王志英 生平 :




編號 0086 姓名 王志英 性別 男 遇難年齡 35
家庭所在地 北京市
生前單位、職業 北京傳動橋廠車工,生前曾評為勞動模範 ޺㸦 http://CitizenCN.com/
遇難情況
89.6.3.晚11點,與妻從岳母家(宣武門)回東珠市口家裡,約12點多至珠市口十字路口,遇戒嚴部隊向北行進,一路掃射,王夫婦躲在路口一輛麵包車後面,一顆子彈射中王頸動脈,送前門醫院,又轉送同仁醫院,因失血過多,搶救無效死亡,是同仁醫院第一個遇難者。 S녺 http://CitizenCN.com/
家庭情況 父,二七機車車輛廠退休工人;母,家庭婦女;妻,張艷秋,現年33歲,北冰洋食品公司罐裝車間工人,因工廠不景氣,已退休,現在西單商場當售貨員,已再婚。女,王爽,82年生,現為中學生
民运档案CitizenCN.com http://CitizenCN.com/

電話 64448290(張H)
備注 宣武門校場口椿樹上三條18號(娘家)


086 王志英">王志英,男,35歲,北京第三通用機械廠重型汽車鑄造廠傳動橋廠車工。6月3日晚與妻從岳母家回家,約12點多至珠市口十字路口,遇戒嚴部隊向北行進,子彈射中王頸動脈,送前門醫院,又轉送同仁,終不治身亡。妻張艷秋,女王爽。

κ췼 http://CitizenCN.com/




張豔秋的證詞——六·四遇難者王志英的遺孀

王志英,男,1954年7月27日生,遇難時35歲;生前為北京第三通用機械廠重型汽車鑄造廠傳動橋廠職工;6月3日晚12點,於珠市口十字路口處遇難,子彈射中頸部大動脈;骨灰安葬於昌平佛山公墓。, 台湾民主运动 http://CitizenCN.com/

我家住在北京珠市口西湖營3號,我娘家住宣武區椿樹上三條18號。89年6月3 日晚10時多,我倆從我娘家回自己家,從前門外公園胡同出來就不能通行了,到了大街上,到處都是人,我倆只好推著自行車步行回家,當走到珠市口時就聽到槍聲,我們還以為是放鞭炮,邊走邊看,這時槍聲越來越近了,聽到有人喊:打槍啦!我們匆忙從擠滿人的路口通過,看到人們到處奔跑,軍隊已經過來了,是從南往北過來的,都是全副武裝,頭戴大殼帽的軍人邊跑邊開槍。我們一看情況不好,趕快跑到路口一輛麵包車的後邊躲藏起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一顆子彈打中了王志英,他倒在了地上。我急忙蹲下去扶他,鮮血從他的後背流了出來,我忙用手堵,血又從前邊的頸部噴得很遠(後來才知道中彈部位是頸部大動脈)。當時我拼命地叫喊:救命呀!救命呀! 但是在密集的槍彈聲中,我的聲音再大,也太微弱了,沒人聽得見,人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打槍的部隊那邊,我的聲音都喊啞了。大概過了幾分鐘,前邊的部隊過去了,在我的拼命叫喊下,旁邊的人才擁了過來。地上的血已經流了一大片,我的身上也全都是血。這時有人說:趕快送醫院!有一個人推過一輛平板車,大家把志英抬上車,但王志英已經沒有任何反應,可能已經停止呼吸了。人們把他送到附近的前門醫院,醫院說治不了啦,趕快送同仁醫院吧!人們又截了一輛麵包車,把他送走了。當時旁邊的人沒有讓我上車,車開走後我拼命喊要一塊去,這時有兩個年青人騎車帶著我奔向同仁醫院。當我們到達崇文門立交橋時,又遇上進城的部隊,我們不敢上前,只好等他們過去才趕到同仁醫院。到醫院後,醫院十分混亂,跟醫院說明情況(別人幫著說的),一位姓趙的大夫對我說: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我當時跪在地上抱著大夫的腿說:求求您,救救他吧!他有七歲的女兒呀!我的身上手上全都是血,沾了大夫一身,大夫流著淚說:不行了,我們用了各種搶救的辦法,他送來時已經不行了,他死了,已經送太平間了。他是送到同仁醫院的第一個死者,過了一會兒,趙大夫帶我去太平間確認了一下,取下了志英身上的鑰匙讓我看,我的心徹底地碎了。我大聲地喊叫,這時醫院給我打了一針(可能是鎮靜劑),許多好心的人圍著我、安慰我,當時還有個青年報社的記者給我照了一張相。這一夜同仁醫院拉去許多受傷中彈的人,誰也沒有逃過死亡。還有一個女大學生嚇瘋了,許多人陪著我掉眼淚一直到天亮,一位至今不知道姓名的男青年幫我去通知了家裡人和孩子的叔叔,到了6月4日中午才把我接回自己家。就這樣,89年的6月3日在回家的途中我就永遠失去了最親愛的人王志英! ꐿF http://CitizenCN.com/

一星期後去八寶山火化了,現在他的骨灰放在昌平佛山公墓。

愛人死後,雙方父母和兄弟姐妹都非常悲痛。我一星期沒有進食,整天哭泣不止,神情恍惚,每日晚上都盼著他回來,總以為他去上班了,心想他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有時夜裡經常說胡話,喊他的名字,一個月消瘦了二十斤。我的女兒當時只有七歲,他爸死後的幾天我們沒有告訴她,火化的那天才告訴了她,突然襲來的打擊把孩子嚇壞了,不住的哭,學校的老師說她在課堂上經常發呆,回家後也不吃飯,同我坐在一起掉淚。我的母親急死過去兩次,我的婆婆更是悲痛萬分,吃不下睡不安,半個月後,公公眼睛急得看不見了,去醫院作了手術,兩年後因思念兒子過度悲痛離開了人間;婆婆高血壓、冠心病也越發加重,經常離不開醫院。我愛人的死給全家人帶來的痛苦是說不盡訴不完的。 ƽ http://CitizenCN.com/

志英死後我和女兒在生活上很艱難,經濟來源減少了一多半,我的工資只有66元,帶著七歲的女兒,多虧了雙方姐弟給予了一定的照顧才勉強維持下去。如今女兒已經十七歲了,在這十年當中,我們母女承受了多麼大的精神痛苦和生活艱辛啊!六·四給人們帶來的災難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Ӣ http://CitizenCN.com/

張豔秋 19990218


六四死難者王志英的妻子張艷秋的記憶

1989年六月三日晚,張艷秋和她的丈夫王志英從張艷秋母親在北京宣武區的家中回家,他們騎著車從胡同口出來,發現當時大街上的人特別多,到他們差不多到達自己家的時候,突然從遠處傳出槍聲。當初他們都不以為然,但是在不久就傳出很多人的喊聲,他們叫著"開槍了,開槍了",情況開始混亂起來。街道上的人開始亂跑,張艷秋和王志英就只好跑到一架面包車後躲避。他們看到戒嚴部隊從南往北,一邊走一邊開槍,躲在面包車的王志英不幸中彈倒地。
ୂ http://CitizenCN.com/


當時張艷秋還搞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扶著王志英,只覺得自己的身体開始發熱,原來中彈的王志英的血流到了她的身上,血從王志英的前面噴出來,把張艷秋嚇呆了,她不停地叫,救命啊,救命啊。 民运维基百科 http://CitizenCN.com/

據張艷秋所描述當時的情況,槍聲非常大,將她的聲音都淹蓋下去,根本沒有人能聽見她的聲音。每個人都看著戒嚴隊伍,她不停地叫,王志英的血繼續地流,把整片地都染紅了。張艷秋眼見隊伍已經离去,又大聲地叫喊,在旁的人便把王志英抬上一架平板車,送到了一個前門小醫院。但是醫院表示,王志英傷得太嚴重,要送大醫院去,於是他們又馬上從小醫院里面赶出來,叫了一架面包車,准備送王志英到其他醫院。 ﺣ http://CitizenCN.com/

張艷秋說,當時一些好心的人拉著她,叫她不要去,因為他們可能知道王志英已經死了。

車子一直走到同仁醫院,當時醫院情況非常混亂,一些在醫院的人詫异地表示"共產黨怎麼能開槍?"不過,不久就有一位姓趙的醫生走到張艷秋前面跟她說,王志英是送到同仁醫院里的第一個死者。張艷秋聽到消息後,已經不能再發一言,需要靠旁邊的人替她和醫生對話。醫生表示,他們已經用了很多方法救他,但是都沒有用。當時張艷秋情緒非常激動,她跪在地上,請求醫生再試試救她的丈夫,她說他們有一個七歲的女儿。 녱 http://CitizenCN.com/

几分鐘前還是在她身邊的親人轉眼間就死去了,這實在是一個無法能夠接受的事實。張艷秋說,當時在醫院她自己好像瘋了一樣,不停地叫喊,把在旁的大學生也嚇坏了。後來醫生給她注射鎮定劑。很多旁人見到她這樣也不禁流下眼淚。

ꐆ http://CitizenCN.com/



對於一個連張艷秋自己都不能夠接受的事實,她又怎麼可以告訴她當時只有七歲的女儿。她一直只同女儿說她父親在醫院醫病,直至一個星期後,王志英的遺体被拉到八寶山火葬場火葬的時候,張艷秋才告訴她女儿有關她父親的离去。她女儿看到父親的遺体後,就不停地大哭,因為她知道永遠也見不到她的父親了。

t http://CitizenCN.com/



後來女儿的教師亦曾經找過張艷秋,告訴她,她女儿因為父親的离去整日發呆,然後就流眼淚,希望她不要讓孩子太刺激,因為她太小了。

張艷秋表示,他們一家只是普通的百姓,並不是政府所講的那些暴徒。王志英是在街上被戒嚴部隊亂發的子彈打中。但是政府卻不理不管,只把他按正常死亡來處理,發給張艷秋一千元。張艷秋沒有拿這些錢,這是用她丈夫的生命換來的,他的生命怎麼只值一千元。每一次提到丈夫被槍打死的事實,張艷秋就非常激動,淚水也禁不住往下流。

ι⏊ http://CitizenCN.com/



在這失去丈夫後的15年里,她一個人帶著女儿,靠單位偶而的補助,靠親戚們的幫助,辛辛苦苦地堅持著。因為這次的經歷,她覺得人是真的不能夠白死,就算這麼多年都過去了,當局仍然不能夠對死者和其家屬作一個交代,真是太不公平。 ꐆ http://CitizenCN.com/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丁子霖:他倒在了妻子的腳下

在我們這個六四難屬群體中,有不少是年輕的遺孀。她們本來都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1989年的那場劫難,把她們一下子拋入了苦難的深淵。丈夫離她們而去了,剩下失去了父愛的遺孤要撫養,甚至還有失去兒子的公婆要她們照顧,精神上的打擊和生活的艱難也就可想而知了。在這批遺孀中,張豔秋就是一個。 大陆民运人士 http://CitizenCN.com/

張的丈夫王志英,1954年7月27日生,生前為北京第三通用機械廠重型汽車鑄造廠傳動橋廠職工。1989年6月3日晚12點,遇難於珠市口十字路口,子彈射中頸部大動脈,經搶救無效身亡,遇難時35歲。身後留下了一個僅七歲的女兒。

엝 http://CitizenCN.com/



大概在1995年左右,我由張先玲女士陪同第一次去看望這位遺孀時,她交給了我一個已保存很多年的照相膠捲。那個時候,因六四大屠殺所造成的恐懼感仍然籠罩在人們的心頭,尤其是那些死難者的親屬,他們怎敢把自己親人遇難時拍攝的照相底片送到照相館裡去沖洗呢?在最初的那幾個年頭,不時聽說有因把有關六四的膠捲送到照相館去沖洗而被舉報的。那次見面我答應幫她的忙。我不敢在北京沖洗,而是把膠捲帶到南方鄉下,而且還向照相館老闆謊稱:照片上的死者系死于車禍。以後有此類照片需要沖洗,我都照此辦理。照相館老闆明知此中之隱情,但出於對我們遭遇的同情,也就心照不宣,幫著蒙混過去了。
Ȼ http://CitizenCN.com/


從照片上看,王志英死得很慘。當時他就倒在自己妻子的腳下,連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說。下面就是他妻子所寫的證詞:

我家住在北京珠市口西湖營3號,我娘家住宣武區椿樹上三條18號。1989年6月3日晚10時多,我倆從我娘家回自己家,從前門外公園胡同出來就不能通行了,到了大街上,到處都是人,我倆只好推著自行車步行回家,當走到珠市口時就聽到槍聲,我們還以為是放鞭炮,邊走邊看,這時槍聲越來越近了,聽到有人喊:打槍啦!打槍了!我們匆忙從擠滿人的路口通過,看到人們到處奔跑,軍隊已經過來了,是從南往北過來的,都是全副武裝,頭戴大殼帽的軍人邊跑邊開槍。我們一看情況不好,趕快跑到路口一輛麵包車的後邊躲藏起來,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正在這時,一顆子彈打中了王志英,他倒在了地上。我急忙蹲下去扶他,鮮血從他的後背流了出來,我忙用手堵,血又從前邊的頸部噴得很遠,後來我才知道中彈部位是頸部大動脈。當時我拼命地叫喊:救命呀!救命呀!但是在密集的槍彈聲中,我的聲音再大,也太微弱了,沒人聽得見,人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打槍的部隊那邊,我的聲音都喊啞了。大概過了幾分鐘,前邊的部隊過去了,在我的拼命叫喊下,旁邊的人才擁了過來。地上的血已經流了一大片,我的身上也全都是血。這時有人說:趕快送醫院!快送醫院!這時有一個人推過一輛平板車,大家把志英抬上車,但王志英已經沒有任何反應,可能已經停止呼吸了。人們把他送到附近的前門醫院,醫院說治不了啦,趕快送同仁醫院吧!人們又截了一輛麵包車,把他送走了。當時旁邊的人沒有讓我上車,車開走後我拼命喊要一塊去,這時有兩個年青人騎車帶著我奔向同仁醫院。當我們到達崇文門立交橋時,又遇上進城的部隊,我們不敢上前,只好等他們過去才趕到同仁醫院。到醫院後,看到醫院一片混亂,別人幫我跟醫院說明情況後,一位元姓趙的大夫對我說: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我當時跪在地上抱著大夫的腿說:求求您,救救他吧!他有七歲的女兒呀!我的身上手上全都是血,沾了大夫一身,大夫流著淚說:不行了,我們用了各種搶救的辦法,他送來時已經不行了,他死了,已經送太平間了。他是送到同仁醫院的第一個死者,過了一會兒,趙大夫帶我去太平間確認了一下,取下了志英身上的鑰匙讓我看,我的心徹底地碎了。我大聲地喊叫,這時醫院給我打了一針(可能是鎮靜劑),許多好心人圍著我、安慰我,當時還有個青年報社的記者給我照了一張相。這一夜同仁醫院拉去許多受傷中彈的人,誰也沒有逃過死亡,還有一個女大學生嚇瘋了。許多人陪著我掉眼淚一直到天亮,一位至今不知道姓名的男青年幫我去通知了家裡人和孩子的叔叔,到了6月4日中午才把我接回自己家。就這樣,89年的6月3日在回家的途中我就永遠失去了最親愛的人王志英!

ꐁ http://CitizenCN.com/



張接著寫道:

我愛人死後,雙方父母和兄弟姐妹都非常悲痛。我一星期沒有進食,整天哭泣不止,神情恍惚,每日晚上都盼著他回來,總以為他去上班了,心想他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有時夜裡經常說胡話,喊他的名字,一個月消瘦了二十斤。我的女兒當時只有七歲,他爸死後的幾天我們沒有告訴她,火化的那天才告訴了她,突然襲來的打擊把孩子嚇壞了,不住的哭,學校的老師說她在課堂上經常發呆,回家後也不吃飯,同我坐在一起掉淚。我的母親急死過去兩次,我的婆婆更是悲痛萬分,吃不下睡不安,半個月後,公公眼睛急得看不見了,去醫院作了手術,兩年後因思念兒子過度悲痛離開了人間;婆婆高血壓、冠心病也越發加重,經常離不開醫院。我愛人的死,給全家人帶來的痛苦,說不完也訴不盡。 ƽ http://CitizenCN.com/

現在,張豔秋雖然已經再婚,但她忘不了死去的前夫。上面那篇證詞,就是根據她在六四十周年時的一次採訪錄音整理而成的。一直到今天,只要聽一聽她那泣不成聲的控訴,誰都會感受到揪心裂肺的疼。 ƽ http://CitizenCN.com/

然而,也正是她的這份證詞以及那個燒錄了她的哭訴的六四光碟,她被中共當局列入了黑名單。多少年來,每逢清明、六四等敏感時期,員警就會光顧她家裡,警告、威脅、恫嚇,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禁止她出門,不准她與難友們來往。但豔秋是勇敢的,她從我們這個群體汲取力量,也甘願為這個群體付出自己的一份心血——為了曾經深愛的前夫,也為了自己和自己的女兒。(丁子霖根據張豔秋證詞整理 20050120) 밲 http://CitizenCN.com/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he%20truth%20and%20victims/Authentic%20records%20of%20visiting%20the%20victims/authentic_39.htm
参考资料
[1].  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http://cppc1989.blogspot.com/
[2].  廣場活碑   http://64wiki.com/
[3].  新公民运动   http://xgmyd.com/
[4].  民运新闻网   http://www.CitizenCN.com/news/
[5].  民运百科   http://www.CitizenCN.com/
[6].  民主中国   http://minzhuzhongguo.org/
[7].  维权网   http://wqw2010.blogspot.jp/
[8].  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icpc-chinesepen.org/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王庆华:得与失 下一篇王慶華:得與失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admin
admin
超级管理员
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站内公告 最新动态

SailipSOYPE刚刚加入了公民

ascend701刚刚加入了公民

对词条天津李吟霞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对词条天津李吟霞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对词条天津李吟霞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ocefubu刚刚加入了公民

otyedezika刚刚加入了公民

iucaavudqel刚刚加入了公民

eifiwolen刚刚加入了公民

efipufo刚刚加入了公民

oozaqnqipiy刚刚加入了公民

iimahoc刚刚加入了公民

uoyexulixux刚刚加入了公民

方勇对词条方勇 湖南岳阳人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admin对词条王军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admin对词条谢阳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对词条南方街头运动现象三人谈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对词条张皖荷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对词条七名前中國政治犯關於吳弘達之死的聲明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对词条天津李吟霞进行了编辑,将使更多人因此受益。

1.本站免登陆、注册即可编辑发布档案。

2.欢迎自助发布其他资料留存民运档案。

3.本站目前已经收录位为公民社会建设贡献过力量的民主人士的百科词条,并保持状态持续更新。

4. 以上内容曾由192位公民朋友参与编辑、修改、审订、发布。

5.本站长期招募编辑志愿者。

声明:本站词条由互联网用户协作编辑提供,不代表某个编辑或本站的价值观与态度,如有冒犯,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