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运新闻——中国民主运动行业前沿资讯
我们一直在努力

709大抓捕 被天津市检察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遭指定官派律师后其妻子李文足发表声明指不认可及不接受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7年6月15日,被天津市检察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遭指定官派律师后其妻子李文足发表声明指不认可及不接受。

下附 关于709案王全璋被的声明 全文:

       2017年6月14日,看到程海律师、余文生律师会见王全璋再次被拒,并传来震惊的理由:王全璋已经有了两个官方指定律师(官派律师),如果要会见必须把那两个官派律师解聘后才能会见,并告知那两官派律师已会见了王全璋。

        王全璋被抓近两年了,我这个妻子所聘请律师的每次会见,都被看守所阻拦,声称要公检法批准。王全璋在被抓前就写好了委托书,并特别声明,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解除对律师的委托。这充分说明了他的态度:一定会聘请自己认可的律师。

        据我所知,709被抓人权律师和维权公民几乎都是被官方强行指定律师,现在王全璋也是一样被套路,这是官方在全世界面前,把践踏法治的丑恶行径展现的更淋漓尽致了!

        家属为失去自由且被违法屏蔽与外界联系的亲人聘请律师,是不容侵犯的公民权利。而且,我聘请的程海律师、余文生律师,自从担任王全璋的辩护人,冒着被抓捕、被吊照的危险,充满勇气、智慧,竭尽全力,只有这样的律师才能维护王全璋的权益。所以,对于当局强行给王全璋指定的官派律师,我更愿意称他们为“官驭律师”,“官奴律师”,或者“自干保”——我清楚记得抢我手机、试图打我的“官驭律师”温志胜的凶恶嘴脸,这辈子想起都恶心!

       对709案王全璋的官派律师——至今不敢报上姓名的官派律师们,我,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特此声明:不认可,不接受!而且鄙视你们!

        我作为准政治犯的妻子都不怕亮相,你们怕的是什么?!

709家属 :李文足
    支持人:王峭岭
                    金变玲
                    原珊珊
                    刘二敏
                    樊丽丽
                    陈桂秋
                    王全秀
                   徐孝顺
              2017年6月15日

王全璋律师是709案现在仍被羁押在监狱的最后几个人之一 。王全璋因长期不被允许与律师会面,家属亦无从获取其任何消息。此前有不愿透露身份的人士称,王全璋被拘押审讯期间,曾数次遭遇强电流袭击,以致当场昏厥,生命垂危。

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王全璋(1976年2月15日),山东五莲人,中国北京人权律师。常代理敏感案件、维护弱势群体利益,多以维护言论自由和健全法治为主要领域,例如山东记者齐崇淮案、原深圳三级警督王登朝案的辩护申诉、法轮功学员案件无罪辩护等。他因为2013年4月在江苏靖江市法院出庭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遭法院当庭拘留十天,引发上百名中国律师连署要求公开现场录像并释放,引起中国及西方媒体关注报导,王因此于3天后提前获释。
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垦局七星拘留所为2014年建三江事件被迫害的律师维权。该拘留所警察为逼迫他在保证书上签字,对他实施了抓住头发撞墙、用拳头猛击后脑等暴力虐待。

因中国710“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北京居所于2015年8月5日被公安搜查,失联数日。8月底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羁押,妻子李文足致信中共公安部长郭声琨,希其坚持依法治国、力保律师的合法权益之下,尽早有王律师的人身安全消息。
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2017年1月22日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以及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前往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王峭岭和李文足向第一、第二看守所提出分别给各自丈夫李和平、王全璋存钱的要求,王峭岭在第一看守所查询却找不到有关李和平的信息,后经多番电话问询以及和看守所交涉,得知李和平仍然被羁押在第一看守所,在不断坚持和努力后看守所终于同意让王峭岭为李和平存钱,但看守所给出的“被监管人员亲友送款凭证”却发现李和平被化名为李小春。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随后向天津第二看守所提出会见王全璋的要求,看守所答复会见王全璋必须征求检察院同意,两位律师从上午一直坚持到下午看守所下班时间,直到看守所工作人员下班离开,看守所始终不允许律师会见王全璋。

2017年1月23日,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据可靠消息,709维权律师被抓捕后关押在秘密场所,在6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李和平、王全璋等律师经受了各种严重酷刑,其中包括采用电击的方式,电流的强度直接导致受刑人当场昏厥。

2017年2月7日,709大抓捕事件的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再次前往前往天津二分检询问案件情况,在二分检的控申中心询问到此前已于2016年12月30日移送到检察院的的王全璋律师,在2017年1月30日延期半个月,2月14日检察院阶段将告结束。

2017年2月15日,709大抓捕家属李文足与王峭岭再次前往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2分院控申中心询问王全璋案情况,程检察官答复王全璋律师于2017年2月14日被天津二分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至天津市二中院。公诉人为宫宁、盛国文和曹纪元。

2017年2月24日,709大抓捕家属李文足与王峭岭再次前往天津二中院了解王全璋案情况,家属要求律师到来陪同才能会见法官,遭李书记员推诿。

2017年2月27日,709大抓捕家属与律师再次前往天津二中院递交王全璋其律师的辩护手续,周虹法官的书记员拒绝接收,且无法找到法官本人。家属陪同律师随后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申请会见王全璋,再遭天津市公安局李斌以当事人曾有口头声名为由拒绝律师会见。

2017年3月1日,王全璋其辩护律师余文生以邮寄方式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寄交王全璋的辩护手续。

2017年3月1日,王全璋其妻子李文足被株连,遭10余名国保到家上岗,限制出行。王峭岭为此事打电话报警,结果警察却把她们两人强行带至八角派出所。至傍晚6时40分,李文足被警察强行从派出所带走,王峭岭则被民警关押在询问室不允许出去。



2017年3月7日,王全璋律师其辩护律师余文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等21个单位邮寄《王全璋案控告函》控告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2017年3月7日,王全璋其妻子李文足遭遇当局监控人员的死亡威胁。

2017年3月9日,709大抓捕事件中的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及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就709案中公安滥权,剥夺被抓捕公民的辩护权,对被抓捕律师进行酷刑的事情向全国人大提请就709案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

2017年3月13日,709案被拘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就2017年3月1日在居处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警察宋磊带同一群不明身份人士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及因此造成经济损失和名誉受损,向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报案并请求保护人身安全和自由及申请国家赔偿,并将申请书同时递交给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 、监察部、北京市监察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最高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等国家机关。

2017年3月27日,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律师其妻子李文足前往王峭岭家后便遭警察上门查身份证骚扰。


2017年4月30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被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其妻子李文足发表紧急声明,表示其若失踪或是跟王峭岭分开了,就是国宝们干的。


2017年5月12日,709大抓捕事件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律师其妻子李文足于最高法院控告天津法院剥夺王全璋自由聘请辩护律师的权利遭拒。


2017年5月13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公开吁求公众继续关注和帮助他们。

2017年5月15日,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其辩护律师程海和余文生上午去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遭看守所接待警员以上级决定不能会见为由拒绝。

2017年5月26日,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其父母、妻子、姐姐及吴淦父亲等人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办案机关违法,但最高检察院面对家属的投诉和控告时耍无赖,无理拒收控告信。期间,大批国保便衣跟踪拍摄。

2017年5月27日,被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其父母于北京短租一个月的房子外面,来了房屋中介的人,断电断水,要收回房子,撵瘫痪老人出门。709家属李文足王峭岭赶到现场,发现除房屋中介的人外,还有带耳麦的不明身份的人夹杂其中。现在全璋父母刚住了一天的房子已经被断水断电。

2017年5月28日,二十名维权人士集体来到王全璋父母的暂居小区,在慰问完老人家之后找到小区物业管理处交涉,要求物业协助恢复开通水电供应。随后物业处在翌日派人将被房东及中介恶意截断的水电线路恢复正常。

2017年5月31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至今未有任何消息传出的王全璋律师的父母和妻子以及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通过网络发布通知,相约次日上午去最高人民法院找周强院长投诉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并要求最高法院依法调查王全璋律师失踪690天、至今音信全无的问题。

2017年6月2日,在京维权人士发起“探望王全璋父母”的行动,短短数日已有几十位热心人士前去探望。小区出现七八名便衣值守,对进入小区探望的维权人士进行贴身跟踪,并尾随拍摄。


2017年6月7日,余文生律师在北京市律师协会与高子程会长见面,余文生律师向高会长递交了被天津市检察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律师案件的维权申请。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维护王全璋的合法权利,为了维护辩护人的辩护权利,余文生特请求北京市律师协会及高会长依法维护余文生律师、程海律师的辩护权利,依法维护王全璋律师的合法权利。高会长表示:只要手续齐全,看守所应该让律师会见,法院应该让律师辩护。高会长还表示: 会将此维权案交律协相关部门及人员办理。

2017年6月12日,被天津市检察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其辩护律师程海打电话给北京律协会长高子程,催问帮助委托律师会见王全璋事宜时被告知,北京市司法局透露王全璋律师已有另外两律师代理,但不愿透露两代理律师姓名。
程海律师表示,他和余文生律师已经把手续寄给天津二中法院确立辩护人身份,在没有有效解聘前,后进入的第三四位律师属违法无效。如王全璋解除他和余文生律师的委托,他们将要求会见王全璋核实是否其真实意愿。

2017年6月12日,王全璋父亲的原单位以及村支书均打来电话,通知其立即回老家,声称6月16日要去当地劳动部门报到登记,7月份起退休工资要上涨,如果不回去办理报到登记手续的话以后将会被停发退休工资。


2017年6月14日,余文生律师与程海律师到天津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709律师王全璋,再一次遭到拒绝。近日他们向北京律师发出维权申请,却听到天津律协已“帮助”王全璋聘请律师消息,他们痛斥天津律协涉嫌犯罪。

2017年6月15日,被天津市检察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王全璋遭指定官派律师后其妻子李文足发表声明指不认可及不接受。

分享到:更多 ()
民运百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